<sub id="xnrfj"></sub>

<address id="xnrfj"></address>

<sub id="xnrfj"></sub>

    <sub id="xnrfj"></sub>

      
      

                法制網首頁>>
                軍事>>
                交一份不扣分的答卷
                發布時間:2020-04-16 14:33 星期四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廉穎婷

                □ 通訊員 王均波 權東

                “01,我是02,我已到達指定位置。”

                “01,我是03,我已做好消殺準備。”

                戰“疫”中的每個早晨,都是二級軍士長、火神山醫院洗消分隊分隊長張鵬飛最忙碌的時刻,他要快速安排隊員進入戰位。

                在火神山醫院,有一個用高科技、智能化技術打造的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高地,大家用智能清掃機器人、履帶式防疫消殺機器人、猛士衛生防疫車和人工噴霧器等裝備,保障數萬平方米營區和病區的安全,交上一份不扣分的答卷。

                每次洗消都是對戰友的負責

                “所有門把手、傳遞窗按照流程由前至后、由上至下,再人工擦拭消毒一次。”

                “隊長,咱們的智能消殺機器人已經全覆蓋洗消了一遍,怎么還要人工洗消?”

                在張鵬飛眼里,雖然機器人能做到洗消全覆蓋,但門把手、傳遞窗這些部位是醫護人員經常觸碰的地方,更是病毒容易殘留的地方。多洗消一遍,醫護人員被感染的風險就會降低一分。

                中午時分,經過一上午洗消作業的張鵬飛已經非常疲憊,但他仍帶著隊員邢錄震,將3條200多米長的醫護人員通道手工洗消一遍,才放心地走出醫療區。

                “這條南北走向的醫務通道有210米長,還有東西走向的醫務通道,上下兩層加起來得有400多米,是所有醫護人員出入病區的唯一通道,環境洗消極其重要。”感染控制科醫師李順飛說。

                “醫生確保打勝仗,我們確保零感染。”張鵬飛帶領隊員,每天對醫務通道進行兩次以上衛生清理和洗消作業。

                據不完全統計,每消殺作業一次,洗消人員手臂上下揮動消殺設備的次數都在2600次以上。張鵬飛和隊員對醫務通道累計清掃和消殺280余次,累計消殺量達120萬立方米以上。

                “感控工作只有100分和0分,認真做好1萬次,哪怕有一次疏忽,所有努力都將白費,醫院的感控成績就是0分。”醫院領導如此評價洗消工作。

                每次沖鋒都是對部屬的愛護

                “從上至下、從左至右,Z字型、打點掃面結合。”每次進入“紅區”前,干過3年防化兵的張鵬飛都會不厭其煩地提醒隊員,要嚴格按照操作規程組織消殺,他深知病毒的厲害。

                醫務部助理員曲晨龍說,大家都知道醫務人員治病救人,卻很少有人知道洗消分隊。他們是醫院感控的第一道防線,只有經過嚴格洗消,患者才能進入病房。

                火神山醫院組建之初,醫院領導發現張鵬飛曾在防化、炮兵、偵察等11個崗位工作,又參加過多次維和、救災等急難險重任務,便任命他為洗消分隊分隊長。

                張鵬飛走馬上任后發現,分給自己的隊員沒有洗消專業的,甚至有的隊員連洗消專業都沒聽過。

                為盡快展開洗消工作,并確保部屬安全,張鵬飛發揮當過防化兵和軍事教員的優勢,連夜展開培訓,手把手教大家洗消作業流程、消毒劑配制和個人防護,很快就把一群門外漢訓練成專業洗消員。

                張鵬飛將負責的區域劃分為1個洗消站、2個消殺崗、3個消殺區、21個洗消點,再把自己和9名隊員編成5個戰“疫”小組,輪流到“紅區”“黃區”和“綠區”,每天對300余臺車、1000余人次進行嚴格洗消。

                每次受領任務,張鵬飛都沖在最前面,近距離洗消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帶頭洗消接送患者的救護車、將太平間的每個角落都洗消干凈。

                護理專業出身的湯文澤談及這段洗消經歷時說:“跟著隊長我逐漸變得強大,我們共同完成了一次又一次洗消任務,特別有成就感。”

                每個動作都是對生命的敬畏

                “洗消組,我是指揮組,今天要收治病人421人,請把車輛和人員洗消后依令引導到各病區”。

                “明白,保證完成任務。”接受命令后,張鵬飛分配好兵力,背上30公斤重的消殺設備,率先沖進接收新冠肺炎確診患者的通道。

                不少人認為洗消工作比較輕松,就是噴灑消毒劑,但隊員陳小龍曾親身經歷后,才感受到其中的艱辛。

                2月10日那天,火神山醫院收治新冠肺炎確診患者421人,洗消分隊全體隊員都鉚足勁。那天,洗消分隊一直戰斗到凌晨2點,才將最后一批患者接收完畢。

                “大家都知道‘紅區’病房里的熱,有誰知道紅色洗消區的冷。那天天氣不是太好,一大早隊長帶著我們在‘紅區’來回奔波,衣服很快濕透了,防護服、隔離衣一點也不保暖,一陣風吹來大家凍得直哆嗦。患者一撥接著一撥轉運過來,想回房間暖一暖都來不及。”陳小龍說。

                “時間就是生命。我們一直洗消到凌晨,腿都軟了,每個人肩膀都被洗消設備壓出紫印。”談及那次接收病人的情形,其他幾名隊員記憶深刻。

                3月8日,張鵬飛正在洗消作業,醫護人員從救護車上抬下一名80多歲的患者。老人不斷咳嗽,胸部劇烈起伏,眼神露出無助。

                張鵬飛耐心細致地為他洗消,并上前安慰老人:“您到了解放軍的醫院就安心養病,一定會好起來的。”

                十幾天后老人康復出院,滿含淚水地向醫護人員致謝。突然,他指著正為出院患者洗消的張鵬飛說:“這個名字我記得,剛來的時候,就是你拿著藥水給我噴,讓我安心到病房接受治療,謝謝你。”

                站在隔離區外的老人兒女得知情況后,向張鵬飛深鞠一躬,以示謝意。

                張鵬飛沒想到,自己不經意的一次洗消,竟給老人留下如此深刻印象,感到特別自豪。

                目送老人與一批批康復病人出院,張鵬飛心里說不出的高興。想到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即將勝利,他提醒自己和隊員,一定要對洗消工作更加警惕,確保從火神山醫院出院的每名康復患者健康回歸社會。

                責任編輯:梁成棟
                相關新聞
                色情免费视频日韩www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