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nrfj"></sub>

<address id="xnrfj"></address>

<sub id="xnrfj"></sub>

    <sub id="xnrfj"></sub>

      
      

                法制網首頁>>
                仲裁>>
                第六屆社科仲裁圓桌會議舉行
                熱議科技賦能仲裁的機遇與挑戰
                發布時間:2020-04-28 10:52 星期二
                來源:法制日報仲裁

                       毛曉飛以大數據、區塊鏈、5G與物聯網、人工智能等為代表的新科技快速推動著社會經濟業態的變革,不僅為仲裁這種傳統的糾紛解決方式注入了“新案源”,同時也對其自身的運行與管理方式進行著“新塑形”。

                  運用現代科技,仲裁正經歷著從辦案系統自動化向仲裁案件流程無紙化、網絡化與智能化的實質性跨越。但隨著遠程開庭、數據云存儲、電子存證以及人工智能處理文書逐步付諸實踐,有關新科技對仲裁糾紛解決是否“實用”與“好用”的現實問題,也更加引人關注。

                  近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與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上海國際仲裁中心)(以下簡稱上國仲)聯合舉行第六屆社科仲裁圓桌會議,圍繞相關議題展開網上研討。


                  科技不會天然向善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所長莫紀宏指出,科技賦能改變了傳統法學理論探討的權利義務觀念,以往的公法與憲法是談“賦權”,而現在可能需要處理“賦能者”與“被賦能者”在新科技生態下的關系與秩序。

                  上國仲副主任兼秘書長馬屹認為,商事仲裁非常契合在線新經濟、數字新基建中的爭議解決,而且上國仲也受理了諸如TPC(一種建立于區塊鏈上的加密數字貨幣)的認購協議糾紛,看到越來越多的當事人開始使用電子存證證據。可以想象,在未來“區塊鏈+仲裁”的場景下,仲裁庭可以選取區塊鏈中存儲的證據作出裁決,而該裁決可以直接以加密的形式儲存在區塊鏈中,裁決的執行也相對更便捷。

                  在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計算與大數據研究所所長何寶宏看來,技術是一把雙刃劍,絕對不會天然向善,一定要將之納入法律監管的框架下。

                  區塊鏈技術已在數字金融、物聯網、智能制造、供應鏈管理等多個領域有實際運用,其中司法存證占比約為1%。然而,區塊鏈既是創造信任的機器,但也可能成為詐騙的機器。區塊鏈本身還需證明其值得信賴。

                遠程開庭亦喜亦憂

                 

                  遠程視頻技術早在十多年前就已進入仲裁界的視野,卻一直因仲裁保密性與程序公正性等多種顧慮而未流行起來。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一時間讓“遠程開庭”或者說“網上開庭”成為炙手可熱的替代方案。

                  隨著遠程開庭實踐活動的開展,其引發的相關技術與規范問題也浮出水面。國際商會北亞主任范銘超指出,一些境外仲裁機構的規則中要求開庭須“本人參加”,與遠程開庭的“虛擬”庭審方式會形成規則上的障礙,而國內仲裁規則的相應規定較為清晰,不存在這方面的問題,但是,總體來看也缺乏“硬性”或“軟性”規則提供指引。

                  在遠程庭審中,由于仲裁員、當事人以及證人等所處的物理環境各不相同,保障多點、隔絕空間達到仲裁庭審的安全性、可靠性與保密性要求,變得十分棘手。譬如,如何防止在當事人或證人出庭的“另一空間”中不存在未經許可第三人進行“場外指導”;如何保障仲裁庭或仲裁員周邊無未經當事人同意的人員在場。從技術與成本的角度來看,要求遠程開庭的參與方在所處空間安裝360度攝像頭尚不可行,因此國內仲裁機構在具體實施時采取了多種變通方案。

                  通商律師事務所高級顧問趙杭提出,從已有經驗來看,遠程視頻開庭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但并非適用所有案件。此外,證據核對在遠程開庭中也比較麻煩。

                  上國仲研究信息部副部長徐之和認為,作為一種輔助審理技術,遠程視頻技術在仲裁庭的庭前會議、庭后合議、調解及鑒定聽證等場景中使用較為穩妥,而對于相對復雜的庭審程序,還是需要根據案情情況,由當事人、仲裁庭和仲裁機構共同協商配合來決定。

                亟待完善制度保障

                 

                  據統計,2018年全國共有22家仲裁委員會運用網上仲裁方式處理案件35.7萬件。2019年,不同程度提供網上仲裁的仲裁機構增加到55家左右,其中有23家出臺了專門的互聯網仲裁規則,有15家仲裁機構制定了針對互聯網仲裁的單行收費標準。盡管機構數量在增加,但2019年互聯網仲裁案件數量估計會減少近三成。這凸顯了互聯網仲裁發展的市場需求、機構動力與制度保障和規范之間的矛盾。

                  仲裁法修訂已被納入全國人大的立法規劃,其中一個重要課題就是,是否需要對互聯網仲裁進行立法保證,并制定相應的條款予以規范。對外經貿大學國際商法研究所所長沈四寶教授說,現在我國已經有網上仲裁的豐富實踐經驗,這些經驗需要上升成為規范,升華為法律,因為在現代社會當中,任何一個新生事物發展到了一定的階段,如果沒有法律依據是無法再向前走的。

                  中國仲裁法學研究會常務副秘書長陳建說,仲裁中的帝王原則是當事人意思自治原則,在這個領域應該可以更充分地發揮仲裁行業內的自治,通過凝結業內共識,通過業內推薦標準來實現互聯網仲裁的協同、穩健、可持續發展。

                  法制網總裁萬學忠建議,如果短期內不能通過立法紓困,可考慮以下幾個途徑:一是最高人民法院出臺司法解釋;二是將互聯網仲裁納入司法改革項目;三是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部分仲裁機構試點。

                  上國仲副秘書長王唯駿說,打造科創中心和亞太仲裁中心都是我們的國家戰略,借助并用好科技智慧,或將成為支撐中國仲裁在世界仲裁競爭格局當中脫穎而出的一種途徑和方式。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國際經濟法室主任劉敬東總結說,科技賦能是一個不斷完善、逐步適應的發生過程,相應的法律制度保障也在不斷完善之中,需要與時俱進。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責任編輯:買園園
                相關新聞
                色情免费视频日韩www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