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nrfj"></sub>

<address id="xnrfj"></address>

<sub id="xnrfj"></sub>

    <sub id="xnrfj"></sub>

      
      

                法制網首頁>>
                法治政府>>
                全國人大常委會分組審議著作權法修正案草案
                發布時間:2020-04-30 19:09 星期四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全國人大常委會分組審議著作權法修正案草案 委員建議

                強化保護導向完善懲罰制度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朱寧寧

                4月26日,第20個世界知識產權日。同日,著作權法修正案草案(以下簡稱修正案草案)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審議。這是現行著作權法自1991年施行以來的第三次修改。此前,該法曾于2001年、2010年進行過兩次修改。

                修正案草案根據新形勢新任務新要求,結合實踐需要,加大了對侵權行為的處罰力度,引入了侵權的懲罰性賠償制度,大幅提高了侵權法定賠償額上限,同時還加強了與其他法律的銜接和國際條約的接軌。

                4月28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對著作權法修正案草案進行了分組審議。審議中,委員們認為,這次修改著作權法非常必要,十分及時。總的來看,修正案草案充分體現了黨中央關于知識產權工作的決策部署,堅持問題導向,有利于強化著作權創造、保護、運用,有利于提升著作權領域的治理效能。同時,對進一步做好法律的修改,委員們也從多個方面對修正案草案提出了修改意見。

                建議進一步加大著作權保護力度

                “保護”是知識產權領域的基礎性工作。此次修法的重要導向就是要健全著作權制度,完善保護體系,提升保護能力,加強行政執法和司法保護薄弱環節建設,通過法治的力量營造尊重知識、崇尚創新、誠信守法的良好氛圍。分組審議中,多位委員都建議進一步加大對著作權的保護力度。

                “要同步設計,加強著作權法配套法規和制度建設,同時加大執法力度,切實解決執法不嚴方面存在的問題,使尊重和保護著作權的意識更加深入人心,使打擊侵權盜版行為更加及時有力。”李學勇委員建議進一步強化制度約束,落實嚴保護的法治導向。

                楊志今委員認為,在接下來的修法工作中,要堅持知識產權“嚴保護”的導向,提高侵權代價和違法成本,研究更加有效的舉措,把著作權保護同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更加緊密結合起來。“要進一步完善著作權管理體制機制,提升著作權領域治理效能,努力形成政府監管、司法保護、行業自律、社會監督相結合的著作權保護格局,從而解除作者創作作品的后顧之憂,為著作權人利益的實現提供更加有力的法治保障。”楊志今說。

                “現著作權多頭管理突出,跨區域侵權突出。”韓梅委員認為對著作權進行更好保護就應加大執法力度,建議在法律中明確建立部門間、區域間執法協作機制的內容。

                把握好著作權保護與限制關系

                為防止權利濫用,修正案草案新增了第五十條,規定“濫用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擾亂傳播秩序的,由著作權主管部門責令改正,予以警告,沒收違法所得”等內容。

                分組審議中,多位委員強調要把握好著作權保護與限制的關系。既要讓著作權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護,也要對著作權及其行使劃出合理邊界,科學合理設置著作權法定許可、合理使用等制度的問題,著力協調好作品作者、作品傳播者、社會公眾之間的關系。

                “修正案草案目前的這種表述過于抽象,不利于現實中區分和把握著作權人或者著作權法集體管理組織維權,也容易成為網站侵權的借口。”吳恒委員建議進一步就維護作者個體權益與推動社會整體繁榮與文化進步的關系進行更全面、系統的規范,在接下來的修改完善時設專題研究,擬出完備的條款,可以預留一些空間,將行為規范和相應處罰交由行政法規或部門規章來體現。“這是著作權法的核心內容,也是關乎文化傳播與文明進步的法律規范。”吳恒說。

                馮軍委員也認為增加“不得濫用權利影響作品正常傳播”的規定值得商榷。在他看來,“濫用權利”和“正常傳播”兩個用詞都模糊不清,易引起不必要爭議和法律紛爭。“著作權法的立法目的重在保護著作權,通過保護著作權鼓勵文化創新創造。不得濫用權利影響作品的正常傳播,涉及到兩個相互對立統一的權利,一個是著作權,另一個是傳播權,如果只是強調著作權不能濫用,而對傳播權沒有特別提出這樣的要求,就打破了兩個權利在本法中間的平衡,溢化了本法重在保護著作權法的立法宗旨,有可能導致這條著作權人不得濫用權利的規定反過來被濫用來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馮軍說。

                李鉞鋒委員建議對“濫用權利”行為進行界定,以統一判定標準和執法尺度,規范執法行為。“在行政執法實踐中,由于受執法能力、經驗的限制,對濫用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擾亂傳播秩序的行為存在判斷標準和衡量尺度不統一的情況,會導致相似的行為在不同地區、不同領域執法尺度、執法結果差距較大,不利于執法行為的規范化。如果不能在修正案草案中增加相應表述以明確尺度和標準,也應在相應的實施條例中加以明確、細化。”

                呂薇委員認為,對著作權人不得濫用權力影響作品傳播的規定應該遵循反壟斷法。反壟斷法第五十五條明確規定,經營者濫用知識產權,排除、限制競爭的行為適用本法。修正案草案第五十條的罰則和執法主體與反壟斷法的規定不一致。著作權法應該服從反壟斷法。

                完善懲罰性賠償與法定賠償制度

                此次修正案草案的一大亮點,是規定了懲罰性賠償制度,大幅提高侵權法定賠償額的上限,將侵權法定賠償額上限提高至五百萬元,同時還引入了舉證妨礙制度。分組審議中,多位委員認為這一內容有利于維護好、實現好、發展好著作權人及相關權利人的利益,有利于強化著作權的創造、保護和應用,有利于提升著作權領域的治理效能。同時,建議進一步完善相關制度。

                為進一步增強這一制度的可操作性,為保護權利人利益和維護良好市場秩序提供有力可行的法治保障,劉修文委員建議進一步細化懲罰性賠償與法定賠償制度。例如,明確“情節嚴重”的判斷標準,明確法定賠償最高額的適用條件,明確法官在侵權損害賠償訴訟中舉證等環節的釋明權,以及細化懲罰性賠償適用中的程序性規則等。此外,他還建議健全相關配套制度,在充分發揮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積極作用的同時,防止以保護著作權為名謀取不當利益的情形,平衡好權利人行使權利與促進知識、信息傳播之間的關系。 

                “在加大對侵權盜版行為的打擊力度,完善侵權懲罰性賠償和法定賠償機制的基礎上,修正案草案設置了最高的法定限額。上限雖然有了,但是沒有下限。建議研究設置法定賠償額的下限,以完善賠償額法律制度。”李巍委員說。

                責任編輯:張小軍
                相關新聞
                色情免费视频日韩www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